鸠摩罗什传(29):凉州易主,吕光称王

摘要: 作者:龚斌教授

10-12 20:57 首页 禅林网

鸠摩罗什传,龚斌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8月第一版。

   龚斌,曾用笔名河边拙,上海崇明人。197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1981年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陶渊明研究学会(筹)会长。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及中国文化的研究和教育工作,尤其在中古文学及中古社会文化领域用力最勤。已出版专著《陶渊明集校笺》、《陶渊明传论》、《世说新语校释》、《世说新语索解》、《慧远法师传》、《鸠摩罗什传》、《鬼神奇境: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鬼神世界》、《宫廷文化》、《中国人的休闲》、《青楼文化与中国文学研究》、《回望前尘》等十余种。与他人合著《中国古代文学事典》、《中国古代散文三百篇》、《中国古代诗词曲词典》、《秦淮文学志》等。


编者按:鸠摩罗什大师是开中原大乘先河,张汉地般若法眼的伟大高僧与翻译家,是汉传佛教的一座丰碑。魏晋时期,般若法统的清净传承自鸠摩罗什大师入关后,真正在汉地扎根下来。僧肇大师赞叹曰:“自公形应秦川,若烛龙之曜神光;恢廓大宗,若羲和之出扶桑。”

“心山育明德,流薰万由延。哀鸾孤桐上,清音彻九天。”大师一生心存高远,以“大化流传”为己任,以“身当炉镬,利彼忘躯”之弘誓,忍辱负重,舍身弘法,更以寂后“舌不燋烂”之瑞迹,再度给予众生大乘佛法之确信。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龚斌教授感怀于大师之伟业与高格,于2013年出版了专著《鸠摩罗什传》,以优雅畅达、文史兼美的文字叙述了罗什大师卓越的一生。经龚教授授权,禅林网特别编选连载《鸠摩罗什传》,以飨大众。

深愿信仰三宝、敬慕佛教的广大读者在龚教授的娓娓道来中,能够深入了解鸠摩罗什大师一生的大悲行愿,永远铭记大师,缅怀大师。更愿以大师为楷模,以大师求法弘教之坚毅、舍身忘死之勇猛勉励道业,奋志求法,不忘初心,精进不懈!


西来的高僧,止步于凉州。


葱岭可以悬度,流沙也能险涉。凉州却是不可逾越的关隘,阻遏了罗什往东弘法的脚步。


伟大的天才,受制于掌控生杀予夺大权的武夫。武夫嘲弄智者、驱使智者、甚至迫害智者。这是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的现象,是民族的耻辱和不幸,直至今天仍无法彻底消除。


平定西域的统帅吕光,成了凉州的新主人。这无论对于凉州,还是对于罗什,都不是幸事。


翻开唐之前的历史地图,凉州是中原最西边的一个州。西行复西行,出了玉门关和阳关,便是广袤万里的西域。在汉武帝之前,无凉州之名。自武威以西,本属匈奴之地。秦时的美阳、甘泉宫,原是匈奴铸金人祭天之处。匈奴既失甘泉,又使休屠王、浑邪王等居凉州之地。二王后来以地降汉,武帝置张掖、酒泉、武威郡;其后又置金城郡,谓之河西五郡,改周之雍州为凉州。凉州者,盖以地处西方常寒凉之故也。南隔西羌、西通西域,战略地位重要,当时以为是断了匈奴的右臂。这里地广人稀,山中宜畜牧,居民或来自关东的贫民,或是罪犯及其家属,故习俗杂而不一。


由于凉州处于西部边陲,当中央政权百病丛生、自顾不暇之时,凉州往往成为最宜割据独立的地区。吕光之前,凉州是张氏割据的地盘。西晋惠帝永宁元年(301)正月,散骑常侍、安定人张轨为凉州刺史。当时,司马氏政权笼罩在“八王之乱”的腥风血雨中,张轨暗生“保据河西之志”,求为凉州。所谓“保据河西之志”,即割据河西五郡之志。西晋愍帝二年(314),张轨死,以子张寔为都督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东晋元帝太兴三年(320),张寔为人暗杀,寔弟张茂为凉州刺史。明帝太宁二年(324),张茂死,张骏立为大将军、凉州牧、西平公。在张氏据凉州期间,张骏较有作为,尽有陇西之地,士马强盛,表面上称臣于晋,实际上不行晋正朔,舞六侑、建豹尾,所置官僚府寺拟于王者,又于姑臧城南筑城,起谦光殿,穷尽珍巧。张骏也有平西域的辉煌。他遣杨宣率众越流沙,伐龟兹、鄯善,西域并降。鄯善王元孟献女,号曰美人,立宾遐观处之。焉耆、车师前部、于阗王并遣使者进贡方物。永和元年(345)张骏死,其子重华立。重华死,其子耀灵继立。不久,为重华兄张祚废黜,寻又害死。祚篡立三年而亡。耀灵弟玄靓立,叔父张天锡专政,后天锡害玄靓。东晋太元元年(376),天锡降于前秦苻坚。凉州自张轨至张天锡凡七十六年,先后九易其主,至此归属前秦的版图。


然而,曾几何时,苻坚败亡,凉州来了新主人吕光。这位新的割据者又能占据凉州几时呢?


吕光的军队进了凉州首府姑臧。这座城市本匈奴所筑,南北七里,东西三里,称故薑臧城,后人音讹为姑臧。初,汉末博士敦煌侯谨对门人说,未来城西泉水当竭,有双阙起其上,与东门相望,中有霸者出焉。到了曹魏齐王曹芳嘉平中,郡官果然起学馆,筑双阙于泉上,与东门相望。西晋末年,张氏遂霸河西,正应了侯谨“霸者出焉”的预言。


吕光进城时,远远地看见了城西的双阙。颇通文墨的参军段业向吕光讲起双阙的典故。当吕光听到“霸者出焉”一语时,不无得意,心想:霸者张氏已灭,连张天锡的世子大豫也已斩于姑臧,新的霸者非我而谁!


这时,吕光才知苻坚已为姚苌所害。苻秦历五世,凡四十四年,苻坚是最有作为的国主。鸠摩罗什东来及吕光据凉州,都与苻坚有莫大的关系。因此,这里不能不简略补叙苻坚最后的悲剧。


东晋孝武帝太元八年(383),苻坚率百万大军欲鲸吞江南,于淝水大败,自己也为流矢所中,单骑遁还。苻坚收集残兵,回到长安,原先投奔苻坚的前燕慕容垂、慕容泓起兵叛坚。第二年春,慕容垂自称大将军、大都督、幽王,帅众二十万攻邺。三月,慕容泓聚众数千,屯于华阴。苻坚遣子叡讨之,以姚苌为司马。平阳太守慕容冲亦起兵攻蒲坂。苻坚命窦冲讨之。苻叡与慕容冲战,兵败被杀。姚苌遣使诣苻坚谢罪,坚怒,杀使者,姚苌惧奔渭北,西州豪主,推为盟主。苌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万年秦王。太元十年(385)春正月,慕容冲即皇帝位于阿房宫,改元更始。苻坚与慕容冲战,各有胜负。四五月间,长安城中有谶书云:“帝出五将久长得。”之前又有谣曰:“坚入五将山长得。”苻坚大概被淝水大败击昏了头脑,居然十分相信谶书和谣言,对太子苻宏说:“上天似在启示我出长安城,汝善守城,勿与贼争利。吾当出陇,收兵运粮以给汝。”于是带着少子中山公诜、张夫人出奔五将山。谁知苻宏守不住长安,带母妻、宗室男女数千骑出奔,百官逃散。慕容冲攻入长安,纵兵大掠,死者不可胜计。八月,后秦王姚苌遣将围五将山,苻坚被执,神色自若,表现出帝王的尊严风度。姚苌缢苻坚于佛寺,终年四十八岁。中山公诜及张夫人皆自杀。在五胡十六国君主中,苻坚本来是很有作为的君子,可惜“由骤胜而骄”(司马光语),一概听不进臣下和道安的谏言,最终落得身死国灭的下场。


若苻坚不伐晋,则不会有淝水之战的惨败,也不会有后燕、后秦之兴,不会有吕光割据凉州,鸠摩罗什也能顺利达到长安。


但历史不容任何假设。


历史总是曲折的,常常出人意料。人物命运因历史的曲折而曲折,因曲折而愈见精彩,也因曲折而愈显苦难。


再说吕光得知苻坚被害的消息,向着长安方向奋怒哀号,下令三军缟素,大临于姑臧城南,遥祭苻坚,谥之曰“文昭皇帝”,长史百石以上服斩缞三月,庶人哭泣三日。


吕光隆重治苻坚之丧,不是没有原因。先前,时人莫识吕光,唯有王猛异之,曰:“此非常人。”言之苻坚,举贤良,除美阳令,迁鹰扬将军。苻重镇洛阳,以吕光为长史。后重谋反,苻坚知悉后说:“吕光忠孝方正,必不同也。”不久为太子右率,甚见敬重。苻坚平山东后,命吕光讨西域,给予大军七万,也是信任之举。苻坚有恩于吕光,故光为故主治丧极为隆重志诚。


治丧毕,吕光大赦凉州全境,建元曰太安,自称使持节、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陇右河西诸军事、大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凉州牧、酒泉公。虽然仍名为苻秦大臣,实际上是凉州王。


一天,吕光突然想起当初罗什劝自己返回东土,说是“中路必有福地可居”。看来,凉州就是罗什所说的“福地”了。至于长安,已为姚苌所占,回长安已是不可能之事,唯有此凉州,是日后进军东土的基地。思及于此,吕光召见罗什。


吕光对罗什说:“和尚,你曾说‘中路有福地可居’,现在看来,中路之福地就是凉州了。但不知何以称凉州是福地?”


罗什答:“顺天爱民,君臣同心,百姓安乐,此即福地之谓也。”


吕光面有忧色:“如今谷价腾贵,一斗值五百金,凉州人相食,死者过半,加之战乱,商贾路绝。福地福地,此可称福地乎?”


罗什:“为政宽简,让百姓休养生息,凉州自会成福地。”


吕光:“本都督尽力而为。”说着,改换话题:“当初主上嘱本都督平定龟兹,即驰驿送你至长安。憾恨主上未及见你,升遐而去。每念及此,无复可言!”


罗什心想:若你速送我至长安,何至于今日滞留凉州?如今留滞凉州,自然也是因缘和合,非人力所能改变。确实,如果吕光平定龟兹后立即驿送罗什,苻坚很可能会见到罗什。但罗什即使抵长安,长安城外也是战火纷飞,想要弘法也难。不久,长安为慕容冲占领,苻坚死于姚苌,罗什侥幸身存于乱世,也不知落于谁人之手。可见,罗什东土弘法的曲折,的确是因缘和合的结果,非人力所能预料,所可改变。


吕光见罗什沉思不语,以信任的口吻说:“和尚,你应尽力辅佐本都督,若遇大事,我会咨询你。”


罗什说:“贫道只会一心念佛,不谙俗事。”


吕光正想说“念经何用”,外面通报武威太守杜进求见。


罗什退下。


杜进从装饰华丽的马车上下来,见罗什出来,作揖道:“和尚,主上召你说些什么?”


罗什不搭理,鼻子嗅了嗅,上上下下打量着杜进说:“杜太守,你的马车轮子上好像有血腥气呢!”


杜进白眼对罗什:“莫名其妙!和尚,我直道而行,不信邪术。”


罗什说:“贫道非戏言,望杜太守知微杜渐。”


杜进转过身:“我有事,不听你罗嗦。”说着,大步进殿。


吕光召见罗什,要其辅佐政化,遇事咨询。这与从前不断戏弄罗什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了。但吕光是否真正认识到罗什的价值?其实并没有。东土上层统治者对西域来华传法的高僧基本上有两种态度。一种是统治者的文化程度较高,例如东晋简文帝司马昱、前秦国主苻坚、后秦国主姚兴,因本人受佛教影响较深,颇通佛理,能同高僧一起切磋义学,弘扬佛教文化。另一种是统治者的文化素养较低,例如后赵国主石勒、石虎,后凉国主吕光,都茫然不解佛教文化,把佛教等同左道旁门,把西域高僧看作通晓阴阳术数的方士。西域高僧碰到二种不同的国主,待遇当然迥然有别。龟兹高僧帛尸黎密至江东,丞相王导一见奇之,以为“吾之徒也”。周顗领选,抚其背而叹曰:“若选得此贤,令人无恨!”为简文帝座上客。庾亮、周顗、桓彝等一代名士,一见帛尸黎密,“披衿致契”,大得江南帝王和名士的尊敬。岂止尊敬,甚至引为精神上相通相契的同类。反观同为西域高僧佛图澄,西晋永嘉年间到洛阳,正值寇乱遍地,只能躲在草丛中以观世变。石勒敬重佛图澄,事必咨而后行,号为“大和尚”;石虎朝令之日,引佛图澄升殿,太子诸公扶翼而上,主者唱大和尚,众坐皆起,以彰其尊。但石氏尊重佛图澄,不过是咨以政治、军事,并不是认同佛教文化,更无精神上的契合。石虎令太子及诸公扶佛图澄登上车舆,无非说明这个能知过去未来、卜蓍吉凶、转祸为福的胡僧,实在不可缺少。仅此而已。


吕光对待罗什,甚至还不如石季龙尊重佛图澄。吕光不引罗什升殿,也无人扶其上下车。罗什谒见吕光时,主者不唱大和尚。吕光把罗什留在凉州,是敬异,不是敬重。他看中的是罗什的异术,预知吉凶,因之必须敬,不得不敬。若是没有异术的一般和尚,也许早就驱之出境。诵经不辍有什么用?石勒、石虎崇信佛,说佛是戎神,国民纷纷信佛,最后不也亡国了吗?所以吕光不信佛,也不鼓动百姓信佛。说白了,罗什是吕光控制的工具,以前戏弄之,如今敬异之。因为敬异,不让他跑出凉州,也绝对不让别人从凉州把他挖走。



相关阅读

(1)鸠摩炎东度葱岭,弘道龟兹

(2)罽宾僧预言应验,鸠摩炎被迫顺俗

(3)慧母怀胎求法,智子降生龟兹

(4)不平凡的童年

(5)母子同礼雀离寺,耆婆观苦悟无常

(6)耆婆决志出家

(7)七岁出家,慧解过人

(8)历史上的佛国罽宾

(9)翻越葱岭,罽宾快要到了!

(10)少年罗什罽宾参学槃头达多大师

(11)慧解过人、摧伏外道的龟兹沙弥

(12)月氏罗汉教诫,疏勒佛钵说法

(13)罗什疏勒初登法坛,讲经不辍

(14)罗什礼佛陀耶舍为师

(15)亲近莎车王子,罗什改宗大乘

(16)远承龙树菩萨,深研大乘中观

(17)辩才无碍,罗什归国鸠摩罗什传

(18)大乘佛法在龟兹的兴盛

(19)大士之道利彼忘躯,纵身当炉镬之苦无恨

(20)和尚是我大乘师,我是和尚小乘师

(21)苻坚时代的前秦佛教

(22)鸠摩罗什当世之大宝,务必完好无损送达长安!

(23)吕光度流沙,降焉耆

(24)吕光大败龟兹

(25)吕光骄奢跋扈,罗什献策龟兹王

(26)幕僚群议,速还东土

(27)恶马戏弄,罗什忍辱

(28)这位比丘,不同寻常






禅林网   






公众平台声明








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禅林之意见及观点,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如有缺漏,敬请联系本平台及时增补。重编录用者请注明出处及作者,以尊重著作劳动,否则将被视作侵犯著作权及版权。










 禅 林   chanlin

  禅 宗 智 慧 的 传 播 者

【微信号】chanlinorg











禅林APP下载

苹果/安卓

苹果版                |               安卓版


首页 - 禅林网 的更多文章: